新华社: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咖啡正温热

2016-01-06 13:10 中关村管委会

打印 放大 缩小

这里是中关村。

出了地铁站,手机大卖场的喇叭正在吆喝“iPhone 6s直降499元”,路边的电子屏上隐约可见三排小字——“人民有信仰 民族有希望 国家有力量”。

走个十多分钟,中关村创业大街的门牌赫然眼前。门口执勤的年轻小伙见记者握着纸笔,自言自语道,“哦,又是来采访的”。

往里走,上二楼,推开车库咖啡的门,一股热烈的气氛扑面而来。三五成群的老中青年们围坐在一起,交谈声和键盘敲击声此起彼伏,一根根插电板从上方垂落,热腾腾的咖啡仿佛散发着梦想的香气。

这家以创业为主题的咖啡馆,免费提供办公场所和交流平台,让草根创业者们聚在一起,在追求梦想的路上不觉孤单。洗手间的废纸篓上方,有一条提示语——“竞争无处不在,不能输掉的比赛”。

车库员工王琛说,最打动他的是创业者们的热情,从十几岁到六七十岁,他们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有人带着行李来,在沙发上留宿,在洗手间洗衣服,一待就是一年多。

员工刘长福最早也是创业者。他在车库的沙发上睡了半年,一开始每晚交30元留宿费,后来和店长熟了就免费住,再后来店长看他人挺老实,就收为员工,让他边打工、边创业。

“不能光有一个想法,就以为自己能创业、当老板。”刘长福说,他在车库学到很多东西,还在琢磨汽车智能硬件开发的创业项目。

员工们印象最深的是一个70多岁的老人,他在午间分享会的时候走到小讲台上说,年轻的时候没赶上创业的时代,现在力不从心了,但还是要把自己的想法,免费送给想创业的年轻人。

据员工们说,在车库,没见过有人哭,但经常见到有人特别激动。

52岁的辽宁人韩培洲就有些激动,他一边催着记者去看他的摩托骑车项目,一边抱怨来这里的投资人都偏向互联网项目。“我不单是创业,我是搞发明的,能源是人类的麻烦事儿。”

韩培洲说,他学美术出身,离了婚在北京,上一年打工攒钱,下一年就专心搞发明,1991年开始琢磨节能环保的摩托骑车,2013年用5000块钱自己造出了一辆,“可费脑子了”。

“至少谈过七八十个投资人了,他们都嫌线太长、回报慢。广州有个团队建议我和清华博士合作,申请国家创业基金,正在谈,谈成了我得控股。”他还拿出自己设计的远程直升飞机图纸,感叹道,“可惜饭都快吃不上了,做不了真的飞机。”

当记者问他打算坚持多久,他说,“生命在,就不可能放弃。我们搞技术的都有责任感,国家的能耗必须得降下来。”

创业者们都很健谈。

浙江人殷建松和他的合作伙伴正在建一所大学生创新学院,目前已经筹集到数百万元的资金,用于培养大学生创新人才和投资大学生创业项目。他说,希望创新学院最后能培养出“改变世界的疯子”。

山东人范伟在全国各地找了很多老中医,他希望在北京买一家医院,为糖尿病人免费治疗,积累足够的病例,让中医药治疗方案得到广泛认可。“中医药的推广,对国家民族都有益,所以我想找有情怀的投资人,马云是最合适的。”

哈尔滨人尹东辰想做一个“很潮”“很新鲜”的街头餐饮亭,用简约装修、时尚音乐和健康饮食吸引年轻人,比麦当劳价位低,但咖啡要现磨,绿化面积要大。他告诉记者,自己在比利时待过,受到西欧饮食文化影响,“创业的PPT一天就做好了,但不知道需要投资人出多少钱。”

一些创业者在记者的连番追问下,也承认自己的想法还需要打磨,有的甚至赶紧拿笔把记者的问题记下,连连说,“接着问,你的问题很有启发性。”

来自大西北的杨东国直言不怕失败。在他看来,创业无非是成功和失败两种可能,但即使失败了,积累的教训也很可贵,个人价值提升了。

他认为,当下是创业的最好时机,因为国家反腐力度大,市场环境好,“不用拼爹,干净利索,公平竞争。”

事实上,从“创客”首次被写入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到李克强总理视察中关村创业大街,再到创新被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一个全民大众可以参与的创业时代已经到来。

责任编辑:王路(QT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