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基层 创业在路上坚持成就梦想

2016-04-27 14:30 中关村管委会

打印 放大 缩小

接下来继续来看今天的《创业在路上》系列报道。这几天我们在节目当中是讲述了两个年轻的创业团队,分别从3D打印巧克力和旅行摄影来着手,开始走上了创业之路。

而哈佛大学商学院在研究了2004到2010年获得风险投资100万美元以上的2000多家创业企业之后,得出了风投支持的创业企业失败率也是高达75%这样的结论。

尽管创业的风险很大,但是我们在中关村采访的时候发现,还是有很多创业者凭着一个想法,就辞职,加入到了创业大军。

在互联网创业的大潮中,什么样的人适合创业,创业之前又要做哪些必要的准备呢?

安家传媒的项目做完了,李杰的团队也面临着马上要搬家,找新的办公地点。其实只要李杰答应留在安家传媒,做网站的运营,生存问题就能解决。但是,李杰纠结的是,留在安家,他们就只能成为安家的员工,他必须暂时放弃创业,放下做互联网公司的梦想。李杰最终选择了坚持梦想,他们要做一个属于自己的新项目——合伙人家。新项目立足于为创业团队和准备转型“互联网+”的传统企业,提供技术支持。他们将用比一般技术外包更低的价格、更快的速度来吸引客户。

“一拍即合”项目CEO 李杰:“在做这个产品之前,我们就不停地在跟人聊项目,这个成本很高,我们意识到这个事情了,您29800元买了我们的东西之后,我们是需求文档定稿之后,30个工作日(交产品)。”

并购咖啡合伙人 段博惠:“你这个东西不还是很传统吗?你就是干很多项目,你就是弄了一个便宜产品,然后卖了很大一堆,你没有完成分发,因为所有东西都是苦力活,然后又不挣钱。”

“一拍即合”项目CEO 李杰:“对。”

并购咖啡合伙人 段博惠:“这没有模式,模式在哪呢?模式就是在于,有非常多的人,愿意向你们咨询,你们在咨询过程中就没有赔钱。”

“一拍即合”项目CEO 李杰:“对。”

并购咖啡合伙人 段博惠:“这都是痛点嘛,你要把这个痛点把它解决掉,换句话说,你就已经开始创新了,把原来免费的东西收上费。”

段博惠说,现在传统企业在转型“互联网+”的过程中,由于对互联网知识缺乏了解,所以每次谈技术外包项目,都需要花很多时间去沟通,大部分外包公司,都是靠跟传统企业免费提供咨询服务来吸引客户,但是时间成本高,成功率却极低,他希望,李杰跟一些技术大牛合作,有意识的培养传统企业在咨询初期的付费仪式。

“一拍即合”项目CEO 李杰:“那词叫醍醐灌顶,是不?清醒了,清醒了很多,我曾经一度认为,我们聊的项目太少了,还得加大量,有过这段,是不?”

孟志君:“对对。”

并购咖啡合伙人 段博惠:“但是关键他俩的精力都掏空了,钱都没了。”

这里,是李杰团队新租的办公场地,调整了创业方向的李杰,重新出发,2015年年底,他们的新项目——“合伙人家”正式上线。

中国青年创新创业大赛 工作人员:“打印巧克力的,来,抽签,在这儿签名。”

在第一天的预赛中,曾冠维表现突出,以小组第一名的成绩顺利进入了半决赛。半决赛就在第二天,为了给比赛加分,冠维让同事连夜从北京带来了一些产品。比赛的其中一个环节是路演,冠维要用七分钟的时间阐述清楚自己的项目。夜深了,他还在反复的演练。

“欧拉的玫瑰”员工 孙铎:“我给你计时啊?”

“欧拉的玫瑰”CEO 曾冠维:“不用,不用,我得好好想想,我要删哪块?OK,开始计时,大家好,我叫曾冠维,我的项目是3D打印巧克力,那么为什么我们会选择3D打印巧克力呢?因为巧克力它有足够大的细分市场,它在全世界每年的销售额是一千一百亿美金。”

在等待比赛的过程中,曾冠维得知,自己被分在了一个死亡之组,他所在的组,有三个项目在预赛中获得了小组第一,同时孙铎也早早的赶来,帮冠维准备比赛中要展示的产品,让人惊喜的,他们的产品引起了不少媒体的兴趣。

“欧拉的玫瑰”CEO 曾冠维:“我的项目叫3D打印巧克力,可能大家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们的原料是哪儿来的?我找了一些我们的原料加工成巧克力,可以请大家品尝一下,我们有一个想法,我们就可以通过3D打印技术建模,把它打印出来,这就是一些复仇者联盟主题的(巧克力),还有这种盆栽主题的,还有这种只能用3D打印才能完成的模型,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产品。”

投资人:“你现在加盟商有多少个?”

“欧拉的玫瑰”CEO 曾冠维:“三百家。”

投资人:“都在北京吗?”

“欧拉的玫瑰”CEO 曾冠维:“没有,全国各地哪都有,那三百家不是已有的加盟商,就是加盟意向,就是他已经要定制这个机器了。”

投资人:“有意向,现在目前为止还只有你自己在做,目前还只有加盟意向。”

“欧拉的玫瑰”CEO 曾冠维:“有几家在北京的点。”

投资人:“一共几家呢?现在?”

“欧拉的玫瑰”CEO 曾冠维:“现在在五彩城有一家,之前在798有一家。”

投资人:“一共两家吗?”

“欧拉的玫瑰”CEO 曾冠维:“对,一共两家。”

投资人:“这两家什么数据?”

“欧拉的玫瑰”CEO 曾冠维:“这两家的数据就是,它在周日一天的营业额,我们是有这种巧克力,线下体验版的,一块99元,一天的营业额在四到五千元。”

投资人:“我觉得本身你们是个营销的话。”

投资人:“你们有公众号吗?”

“欧拉的玫瑰”CEO 曾冠维:“有,欧拉的玫瑰。”

投资人:“公众号粉丝是多少?”

“欧拉的玫瑰”CEO 曾冠维:“公众号粉丝现在三千。”

投资人:“这么少。”

“欧拉的玫瑰”CEO 曾冠维:“对。”

比赛中,有评委直截了当的指出,3D打印巧克力听起来虽然很新鲜,但是项目在营销方面仍然存在问题,市场推广并不给力,再有,3D打印巧克力的技术壁垒并不高,容易被模仿。

“欧拉的玫瑰”CEO 曾冠维:“其实评委提的那些问题,非常有道理,能一击致命,真的,我觉得有这种评委意见也很好,也知道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去调整,改进,挺感谢评委提的意见和问题的。”

记者:“怎么样,你觉得?”

“欧拉的玫瑰”CEO 曾冠维:“我觉得应该能进决赛吧。”

51社保CEO 余清泉:“51社保的商业模式,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互联网的模式。”

这次全国情面创新创业大赛,团中央从全国各地的7.6万个创业项目中,选出了232个进入全国预赛,今天参赛复赛的项目,涵盖了互联网创业领域的社保、医疗、云视频、大数据等多个创业方向,比赛结束之后,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结果。

创业者:“咱们过一会儿出去照张相,不知道以后咱们当中,能出来几个马云,几个宗庆后。”

创业者:“说得好。”

创业者:“好。”

创业者:“加油。”

中国青年创新创业大赛 工作人员:“我念咱们十个进入决赛的,念到谁就上来拿个签好吗?”

结果公布了,曾冠维没能进入决赛。

“欧拉的玫瑰”CEO 曾冠维:“跟大家聊完之后,(获得)B轮(融资)的项目有好多,也有年产值过两个亿的,所以说,没有什么可惜的,好项目这次见得不少,很有竞争力,所以我们还需要成长。”

每天中午一点半,是车库咖啡的半小时时间,来自全国各地的创业者,都有机会走上舞台,向台下的投资人讲述自己的创业梦想,“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激发了普通百姓前所未有的创业热情。在这里,既有最创新的机器人项目展出,也有刚萌生出创业想法,想到这里来寻找志同道合者的创业新人。只要在北京,车库咖啡的创始人苏菂,会在每周五尽量抽出时间,跟创业者聊天,给他们提出创业建议,帮助他们整合资源。

车库咖啡创始人 苏菂:“原来我们很多(年轻人)去大公司也好,去(当)公务员也好,或者说去大企业也好,其实很多年轻人是没有经过思考的,只是父母的观念,在深深影响他,他觉得这样也不错,而我们今天看到创业潮这件事情,更多的我们在看什么?其实年轻人在思考,起码他在决定是不是去创业的时候,他是经过思考的,他是要思考自己到底要什么,我觉得这是关键,有这么一个思考过程,其实本身就是很有价值的。”

在互联网创业潮最热的时候,出现过有一个想法就能融到钱的体系,但是2015年下半年以来,资本市场逐渐回归理性。

氪空间创业孵化器CEO 姚中涛:“2015年第三季度投资的这个,VC(风险投资)或者天使(投资),它投资的项目数量和投资额度,都有所下降,我们感觉有两个点值得思考,一个是我们觉得钱还是有很多。第二点是说,其实真正好的项目,它往往获得了更多的投资。”

并购咖啡合伙人 段博惠:“实际上创业成功,不是拿到了投资叫成功,而是说获得了客户叫成功,做出一个好的产品来,那个产品实现了客户价值,那就叫成功。”

2015年,各种众创空间和孵化器的出现,帮创业者降低了创业成本,国家的“互联网+”战略,既加快了中小企业迭代的速度,也给创业者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然而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氪空间创业孵化器CEO 姚中涛:“我看到体别多的在硅谷的小伙伴,技术能力非常强,产品能力特别强的小伙伴,他们都希望来中国,因为大家都看到这个市场非常大,在中国很多事情很多地方,都有可以改进的这个余地,所以这些改进的地方,这些痛点,就是你创业的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并购咖啡合伙人 段博惠:“这些创业者所需要做的,最好的准备就是要知道,前面的路不是那么平坦,一定会面临很多失败,倒下了能站起来,在濒临绝境的时候还能翻身,实际上所有的创业者都是这样的,每一个成功的项目,都可能死过多次,死过就不怕再死了。”

责任编辑:王路(QT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