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企业点亮一带一路创新地图

2019-05-08 15:24 中关村管委会网站

打印 放大 缩小

27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圆满结束。“一带一路”上的中关村企业不仅送去了光明、健康,还有安全以及具有无限可能的创新机会。

同方威视:“火眼金睛”出海“护航”

边境线上,长长的一列火车轰隆隆地驶过,不用停车就悄然间接受了安全查验;海关人员不拆箱,对于走私物品的种类甚至具体品牌都能明察秋毫;机场安检不用开包搜查,最新的CT设备提供无死角高清图像,就连液体也能精准识别……这些场景并不是科幻电影中的桥段,在北京企业同方威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中国眼”助力下,早已成为现实。

铺开世界地图,“一带一路”的红色箭头清晰标注,上面密密麻麻的白点串成了一片,遍布世界各大洲。同方威视负责海外业务的高级副总裁王卫东如数家珍,每个点他都能讲上一段业务拓展的背后故事。

同方威视安检设备安装在里约奥运场馆

来自同方威视的先进安检设备,目前应用在了61个共建“一带一路”国家,覆盖率超过了九成,销售设备达到了4000多台(套)。在全球安检市场,同方威视位居第三位,成为中国品牌的一枝独秀,在货车检查系统的市场占有率更是连续6年保持世界第一。

中国的“火眼金睛”为什么能独步世界?

“十多年前,国外客户一提到‘中国制造’,想到的都是服装、玩具这样的产品。”王卫东清晰地记得,同方威视最早一次出海是在2001年,当时的安检市场仍然被欧美企业垄断。澳大利亚海关几次派人前来考察检测产品,终于签下了第一张海外订单。

“选择中国设备,是因为它在目前市场上有最强的穿透能力,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杰出技术手段!”澳大利亚海关人员最开始还有所顾虑,后来不吝赞美。

不过让同方威视在业内真正一炮打响的,还属迪拜的一场“擂台赛”。

德美中三家公司要竞争迪拜海关的查验项目,三家的设备一字码开、同台竞技。美国设备最先被淘汰,同方威视和德国企业进行最终的“决战”。一辆车在德国设备接受查验时被安全放行,到了同方威视的设备前却被检测出了夹层可疑物,当时德国人甚至怀疑是不是同方威视查错了。迪拜海关人员开箱检查,谜底揭晓——果然箱内有夹层,而且还夹藏了毒品。同方威视凭此役“一战成名”。

名声打响了,海外市场遇到的阻碍也多了,在欧洲还经历了反倾销摩擦。同方威视主动选择在波兰成立公司并设立生产基地,实现了“中国设计、欧洲制造”。高科技的“绿色工厂”受到了当地政府欢迎,还带动了几十名当地工人家门口就业。

“中国眼”屡建奇功:塞尔维亚靠着它在打击毒品、黄金和香烟走私与非法偷渡等方面成绩显赫;泰国海关集装箱物流监控系统不仅加强了海关查验能力,还杜绝了腐败现象发生;柬埔寨海关查获了大批野生动物违禁品……目前,同方威视正和多个国家开拓农业、物流等更多领域的合作。

利亚德 :“中国屏”惊艳全球

从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会场到国庆60周年阅兵的天安门广场,从大屏电视机到巨幅户外广告屏,来自北京中关村的一家企业——利亚德集团的LED显示产品,竟悄然占据了14%的全球市场份额,近年来一跃成为世界显示行业的龙头企业。

“利亚德国际化布局初步形成,境外收入占比连续多年超过了三成。”每当谈及海外布局,利亚德集团副总裁、首席运营官姜毅的底气十足,因为近几年公司“一带一路”新项目正飞速推进。如今,利亚德的屏幕走进了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共建“一带一路”国家就占了一半,去年利亚德还在欧洲斯洛伐克开设了新工厂,近十个东南亚国家的订单如雪片般飞来。

利亚德应用在联合国欧洲总部

时光轴拨回八年前。2011年,利亚德刚开始推广海外业务时没少碰壁。“我们为什么要用中国屏,不用欧美先进产品?”当时一个欧洲国家的议会大厅准备安装利亚德的屏幕,这让当地人炸开了锅,质疑声不断。

“我们找遍了全世界的LED显示企业,只有中国产品最符合要求。”负责项目的当地工程师直言,可议会工作人员还是不放心。屏幕最后终于安装进了议会,苛刻的工程师反复测算显示效果、电磁辐射、安全性等各个参数,事实证明,利亚德的屏幕赶超了欧美国家同类产品,“中国屏”的名声一炮打响。

欧洲多个国家的车企研发中心对屏幕显示要求极高,近些年他们逐渐有了一个共识——用“中国屏”最放心,纷纷向利亚德抛来橄榄枝。

2018年年初,在中欧国家斯洛伐克东部城市普雷绍夫,一座现代化工厂拔地而起,这是利亚德在欧洲最新投资建设的生产基地,当年5月正式投产。

“之前屏幕从中国运输到欧洲最多需要两个月,现如今20多天就能交货!”姜毅说,有了欧洲新基地,产品交付时间不仅大大压缩,“中国屏”背后的“中国服务”也成了一张亮眼名片,能及时响应客户提出的各类个性化需求。来自欧洲发达国家的很多客户哪怕再挑剔,面对“中国屏”的出色性能和高效服务最后总会竖起大拇指。

地球另一端的东南亚,“中国屏”的身姿同样惊艳。在印度最大的国家电视台DDI(全印电视台),多数演播室在今年年初换了新颜,新安装的“中国屏”格外亮眼。之前这家电视台的屏幕全都来自欧美国家,不过显示效果逐渐无法满足节目制作的新要求。

在印度,不只是电视台,展览中心、交通枢纽等人流最密集的地方,利亚德生产的屏幕越来越常见。

2018年,利亚德在印度投资了当地唯一的LED上市公司,还开始在东南亚如泰国、菲律宾、新加坡、印尼等多个共建“一带一路”国家全面开展投资和开展业务。

“一带一路”产业布局的落地离不开资金的支持。姜毅透露,利亚德近期还成立了文旅产业创新基金,通过与国家开发银行合作、证券市场融资等方式,初期募集100亿元资金,让国内日渐成熟的VR、影视制作、动漫、显示照明等文创产业走向海外。

在世界各地,利亚德的“中国屏”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闪耀,还带动了半导体芯片等多家上游供应商,纷纷把眼光投向共建“一带一路”国家。“希望中国的民族企业一起‘走出去’,共同做大‘一带一路’市场,让‘中国屏’造福更多国家和地区。”姜毅满是期待。

升哲:物联网技术布下“金钟罩”

“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物联网技术在柬埔寨安全预警方面应用的可能性,很高兴中国的科技创新企业能够来到这里,与我们一同保护柬埔寨城市与人民的安全。”不用布设线路、不用改造建筑,在建筑物里装上一块巴掌大小的白色传感器盒,一旦监测到烟雾等危险信息,后方会在几秒钟内收到电话、短信等多重信息。在柬埔寨,看到来自中国的北京升哲科技有限公司(SENSORO)展示的物联网技术,柬埔寨国防部发言人春速杰感叹。

城市化进程提速的柬埔寨,保障城市运行安全是政府管理部门的一大任务。同时,在这个宗教信仰浓厚的国家,文物古建筑众多,如何在不破坏古建筑的情况下满足安防需求,也是急需解决的问题。

在来到柬埔寨之前,升哲的相关技术就已在中国多地成功落地。

几千公里外的中国北京,凌晨1点多。“您的烟雾传感器‘费家村101号’发生预警,请及时查看。”正在北京一个名为费家村的城中村值守的消防人员收到了这样一个语音电话。

物联网传感器感应到火灾隐患时,信号就能无线传送给最远十公里外的物联网基站;云端接收到相关信号确定是隐患后,预警电话会立刻打给相关负责人,提醒尽快排除隐患。半年时间内,费家村物联网消防预警系统成功预警了6828起火灾隐患,保障了该村万余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要想为全球提供物联网科技“金钟罩”,除了自主创新技术,过硬的工业设计也必不可少。在遥远的西伯利亚,气温常年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徘徊,热水瞬间成冰,手机锂电池1分钟冻结失效;在阿拉伯国家的沙漠之中,风沙高热对电子设备的损害更甚。面对这些环境,升哲自主研发的α物联网基站都可以运转自如。

值得一提的是,整个基站设备零件收纳在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黑色器材箱中,15分钟就能组装完毕,30分钟架设完成,45分钟内可投入运转,开箱即用。整个组装过程只需1名工程师即可完成,省时省力,帮助用户节约大量时间和运输成本。

升哲设备应用在曼彻斯特

澳大利亚矿山的远距离数据监测、新加坡的冷库冷链检测、英国曼彻斯特的城市安全监测……升哲科技的低功耗传感器及物联网技术服务已经售往65个国家和地区。

“借助‘一带一路’的东风,希望能够让世界重新认识中国的科技创新成果。”升哲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TO赵东炜说。

爱博诺德:为非洲患者“送光明”

揭开眼罩的那一刻,纳米比亚的一间病房里响起欢呼声,白内障患者术后拉着亲人载歌载舞,用独特的方式表达重见光明的喜悦。他们眼中新植入的晶体来自中关村企业爱博诺德公司,一片代表“北京制造”的人工晶体重量只有0.2克,却可以彻底改变白内障患者的“视界”。

北京协和医院眼科副主任张顺华的微信朋友圈里,记录着很多在异国他乡的难忘时刻。去年5月,她跟随“光明行”援外活动来到纳米比亚,为当地白内障患者实施复明手术。

在纳米比亚边境城市伦杜,很多白内障患者病情严重。一位老奶奶患白内障多年,已经完全失明,每天的生活就是在树荫下坐一整天。在全盲的时间里,三个外孙女、外孙子接连出生,但老奶奶却从未亲眼看到他们的模样。张顺华记得,在治疗过程中,老奶奶始终面无表情,心情低落。但第二天揭开眼罩的那一刻,一切变得不一样,老奶奶突然眼前放光,拉着女儿和从未谋面的外孙女一起在病房跳起舞来,嘴里也哼起小曲。

爱博诺德人工晶体

在这次“光明行”活动中,全部使用了爱博诺德公司生产的人工晶体。用中国企业自主研发、民族品牌的人工晶体为国外患者做手术,张顺华感到十分自豪。“其实在2014年的时候,不同医院对于援外手术使用的耗材有分歧,有人认为应该使用国产晶体,但也有人认为应该使用技术更成熟的进口晶体。”张顺华说,这种争论很快平息下来,因为北京的爱博诺德公司自主研发的人工晶体终于实现技术突破,并打入高端市场,在质量上丝毫不逊于国外品牌。

2014年7月,爱博诺德第一款折叠人工晶体面世。在此之前,中国人工晶体市场几乎被进口品牌垄断。自主品牌的研发道路漫长而坎坷,为了回避国际品牌的专利保护,研发团队只能另辟蹊径寻找解决方案。爱博诺德创始人解江冰带领团队一步步突破重围,用四年时间打造出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人工晶体,并陆续推出迭代产品。短短几年时间,爱博诺德申请了100多项专利,在中国国家专利局的同类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已经超过国内外研究机构和企业。

随着产品推向市场,爱博诺德的人工晶体渐渐得到医生认可,逐渐取代进口产品成为“光明行”等援外医疗项目的主力。

2017年,协和医院和云南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眼科专家组成的医疗队,在老挝万象的玛霍索医院为300名老挝白内障患者实施免费手术,并全部使用了爱博诺德生产的“普诺明”非球面人工晶体。重见光明的老挝患者在揭开眼罩后,向医生连连竖起大拇指。“作为中国医生,我们在援外的同时,也希望推动中国产品走出去,这不仅代表着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为中国医生建立起民族自豪感。”协和医院眼科主任陈有信教授说。

目前,爱博诺德已走进苏丹、喀麦隆、科摩罗、毛里塔尼亚、布隆迪、纳米比亚、几内亚比绍等20多个国家,数千名国外白内障患者的眼中植入了来自中国的人工晶体。“中国援外医疗队离开后,许多接受援助国家的眼科同行还会通过我们联系制造人工晶体和手术耗材的中国企业,期望将技术先进、质量可靠的中国人工晶体大批量应用到本国的白内障手术治疗中。”陈有信感受到,“一带一路”对外医疗援助项目为当地居民造福的同时,也显著提升了中国医疗技术的口碑。

京东物流:智能物流科技“飞”入东南亚

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一抹京东红跨越纵横交错的田野河流,无人机从帕拉戈班让县雅格碑达村飞向了当地的努鲁尔法拉赫莱尔斯小学,将背包、儿童书籍和足球成功运送到目的地。今年1月,在“千岛之国”印尼,中国物流无人机在海外首次成功飞行。来自中国的智能物流科技,给这个拥有17000多座岛屿、饱受基础设施匮乏制约的国度,带来了颠覆想象的物流体验。

已经数不清这是自己在异国他乡度过的第多少个日夜。一年前,1992年出生的何叶杏加入京东物流国际事业部。大学报考志愿时,他为了母亲希望他“离家近一点”的愿望报考了老家广西的大学,如今,却每隔两周就要远赴印尼、泰国,一年有一半以上时间奋战在国外。

不过,这一切让他充满干劲。2018年,京东物流开始在泰国、印尼深入布局,将最先进的智能仓储系统和智能履约系统“搬到”国外,并进行本地化开发。

早上犯馋在电商网站买了箱零食,下午快递小哥就送货上门——国内消费者对快递“当日达”早已习惯,但泰国、印尼等东南亚国家的消费者此前却从未享受过。

刚到泰国时,以为用英语就能走遍天下的何叶杏发现,很多当地人只会用方言交流,何叶杏只好硬着头皮,边学习当地语言,边比划肢体语言,竟也慢慢和当地人打成一片。为了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他们一边与当地物流公司合作,借用合作伙伴的“触角”触达消费者,同时也自己蹚路,租赁房屋,建立起京东物流的配送站点。半夜一两点才休息,对何叶杏和同事们来说已成了家常便饭。

新科技唯有融入当地日常文化与习惯,才能真正发挥价值。在印尼,为了不影响当地人按时礼拜的习惯,何叶杏和同事们决定,京东物流将其国内配送服务的标杆服务“211限时达”调整为“210”——也就是当天上午10点前提交的现货订单,当天抵达;前一天晚上10点前提交的订单,次日15点送达。

“简直不可思议,早上下单下午就收货,我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购物体验!”去年下半年,京东的“210”服务在泰国上线后,何叶杏在泰国本土生活的同事作为消费者亲自体验了一把京东的物流服务,忍不住发出惊叹。

此后,京东物流在国内重磅推出的分钟级配送服务也在印尼上线,消费者下单后在一个小时甚至十分钟就能收到自己购买的食品、饮料等包裹。物流无人机在印尼首飞成功后,除了帮助解决当地众多岛屿之间的配送难题,还将围绕海岛运输、救灾勘测等发挥更多作用。

来自中国的智能物流也在当地大大小小的商家中大受欢迎。过去,在当地传统物流体系下,商家接到订单后,需要手动完成打印订单、将订单发给库房、打包、电话约物流公司来提货等一连串繁琐的工作。而京东的智能物流体系引入当地后,听到“叮咚”的新订单通知,商家或店主就可以高枕无忧,由系统自动完成这一系列物流过程。如今,京东已在泰国落成东南亚地区最先进、最完整的智能仓储物流中心,集成了包括仓储、分拣、运输、配送在内的一整套供应链服务体系。

“看到我们先进的物流科技让越来越多的海外用户享受到,辛苦也值了。”何叶杏感叹。

目前,京东代表的中国智能物流科技已经在曼谷、雅加达、东京、阿姆斯特丹、圣彼得堡、汉堡、圣保罗等众多城市落地,初步形成了30个物流枢纽联动的全球布局。

启迪控股: “欧洲硅谷”迎北京伙伴

寓意吉祥的红豆杉树枝随着顶梁缓缓升起,两双手共同拧紧最后一颗螺丝。2018年夏天,随着剑桥大学三一学院院长格雷格·温特爵士和启迪控股董事长王济武携手完成这一动作,英国剑桥启迪科技园生命科技创新中心封顶,也意味着由中英合作共建、总投资达2亿英镑的剑桥启迪科技园正式启航。

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是剑桥大学中规模最大、名声最响亮的学院之一,33名诺贝尔奖得主在此诞生,依托其发展起来的剑桥科技园更是世界闻名,被誉为“欧洲硅谷”。与启迪控股合建科技园,是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成立四百多年以来,首次与其他机构合作建设科技园。

几百年历史的顶级名校与世界科技园先驱,为何牵手来自中国的后起之秀?

“剑桥大学是科技创新的发源地,但创新需要产业来赋予其商业价值,这就需要在产业和学术界之间搭建‘桥梁’。”剑桥大学三一学院院长、2018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格雷格·温特爵士道出了这一合作的背后原因。

从曾经的科技园区行业“后辈”,成长为今天中国科技服务业的领头羊,启迪控股这个中国伙伴给英伦老牌科技园带来了清新空气。

“以锂电池技术为例,三元锂电池是目前新兴的研发方向,但上一代电池企业出于技术或利益因素很可能不愿接受新技术。启迪控股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左手投资新兴科技,右手投资传统产业,用资本将这两者连接起来。”王济武说。打造了世界上单体最大的大学科技园——清华科技园,启迪控股已在多年探索中收获技术成果产业化、创业孵化、投资并购、产业管理与海外创新园区建设等全链条科技服务经验,在国内累计孵化5000多家公司,其中35家已经成功上市。

启迪控股在全球搭建创新网络的历程,也曾频频遭遇坎坷。“二十年前去硅谷寻求合作时,别人总是抱着不屑和提防的目光。如今,德国、澳大利亚等国家主动上门,邀请我们去帮他们建科技园。”王济武回忆。

在中国烟台,英国的海上可再生能源推进器项目已落地,从数千公里外“海上来”的新能源技术转化平台将在山东建立海上风电示范项目,对下一代颠覆性技术进行探索、测试和验证,推动英方相关技术成果尽快实现产业化。

在北京,数千平方米的中英创新中心里,数字信息、生命医疗、节能环保等“硬科技”领域创业的外国企业家将获得“一站式”加速服务。

在意大利米兰,中意设计创新基地挂牌成立,众多“中国科技+设计”作品登上全球设计舞台,这里还将打造中国驻欧洲的设计总部基地,让更多更好的中国文化、艺术、原创设计“走出去”。

共建“一带一路”的步步探索,让启迪控股所代表的中国力量在国际科技创新体系中逐渐被认可。2018年9月,国际科技园及创新区域协会第35届世界大会上,启迪控股常务副总裁陈鸿波全票当选国际科技园及创新区域协会副主席。“该组织30多年历史上,中国人担任副主席,还是第一次。”王济武不无自豪地说。

今年夏天,由中英合作建设、剑桥科技园历史上第一个生命科技综合创新载体——生命创新科技中心很快就将投入使用,成为启迪控股深度参与、推动英国科技成果转化、创业企业孵化的重要载体。如今,启迪控股所打造的全球创新网络、科技产业集群、垂直孵化体系三大业务板块,已覆盖美、英、意、俄、澳等国约70个城市。其背后中国科技服务“军团”的国际化探索,将向更宽广的海岸驶去。

“洋创客”在北京

“中关村素有‘中国硅谷’之称,对外国人极为支持和开放。在这里,我们能参与到各种活动中,不会感到被抛弃被放弃,这是我们选择来中关村的重要原因。”春光明媚的4月初,演讲台上爱玲(Alina)的一番话,引得台下俄罗斯、韩国、澳大利亚、英国等国际伙伴们不约而同鼓起掌来。

这一天,是他们集体入驻“中关村国际青年创业平台”的日子。

爱玲是个金发碧眼的俄罗斯女孩,几年前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她决定继续留在北京,加入了壹万(Ivan)创立的加速器TealDance,为来自俄罗斯的创新项目落地中国提供加速服务。给来自家乡俄罗斯的项目做服务,爱玲和壹万可不是孤身奋战。

在爱玲和壹万的名片上,公司地址一栏,赫然写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创业大街6号楼全球创新社区”。

背靠创业大街全球创新社区和中关村国际青年创业平台,爱玲可以专注于为他们引进的俄罗斯项目对接业务资源、提供更深入的加速服务。为了吸引海外高端人才,办签证、学中文、租房子……生活中遇到各种问题,创业者们都能找创业大街的“落地服务小组”帮忙解决,小组成员们英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各种语种精通,沟通完全“零障碍”。

与爱玲团队提供孵化的俄罗斯人工智能项目同一天入驻创业大街的,还有西班牙人梦龙(Jorge Montoya)的项目。

在中国生活了7年,梦龙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梦龙团队的5名创始成员分别来自中国、西班牙、芬兰、美国、乌干达5个国家。

几年前,因为不想在跨国企业做“螺丝钉”,怀着创业梦的梦龙选择离开微软中国的工程师岗位,进入清华大学全球MBA项目就读充电。在这里,梦龙发现了创业商机。“在一次MBA课上,老师用中文讲课,大部分留学生都听不懂。当时我就想,现在有那么多语音识别技术和翻译技术,我能不能设计出一个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梦龙由此开发出了一个人工智能翻译软件,突破了包含辨识词汇、口音、习惯用法等关键点。

白手起家的梦龙团队,在初期面临寻找办公场地的难题。启迪之星孵化器慷慨地提供了一年的免费注册地址,清华大学x-lab创意创新创业教育平台也为其提供了一年的免费工位。

斯洛伐克的托马斯·布切克,也在为祖国的创业团队对接中关村创业资源。“中关村创业资源丰富,前沿科技在这里有机会快速投入市场。”托马斯说。

来自俄罗斯的艾滋病创新药项目Viriom,也把落地中国的第一站选在了中关村。

爱冒险的巴基斯坦工程师纳伊姆,在美国、巴基斯坦寻觅数月后,进入了创业大街的一家瑞士智能制造公司。“三五年后,等我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希望能在推动中巴科技人才、创业项目的交流上多做点事!”

据统计,中关村已拥有1万多名外籍人才和4万多名海归人才,聚集了跨国公司区域总部和研发中心约300家。在一系列出入境与居住政策和创业投融资政策鼓励下,中关村成为了“洋创客”们来华创新创业的首选之地。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