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构建“南箭北星”格局,卫星互联网首只独角兽现身中关村

2020-11-18 09:57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天地通信已成为现实,我国空天地一体化产业建设也不断提速。记者11月17日获悉,我国商业航天及卫星互联网领域首只独角兽企业银河航天现身中关村,亦庄“火箭街”已集纳全市约1/4民营航天企业成卫星互联网产业助推器,中关村科学城还将建成千亿级空天产业集群。

伴随着“北京市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行动方案(2020-2022年)”出炉,首都正大力发展构建“南箭北星”的空间布局,助推卫星互联网产业全面起飞,给公众生活带来新变革。

天地通信带来智慧服务

刷微信、追新闻、看视频、玩游戏,今后公众所用的部分网络信号将来自于卫星互联网与地面基站融合的空天地一体化网络。记者获悉,随着5G与卫星互联网被纳入我国“新基建”,空天地一体化网络正加速落地,这也将改变没有基站就没有信号的老大难问题。

北京市加快新基建行动方案提出,将推动卫星互联网技术创新、生态构建、运营服务、应用开发等,围绕星箭总装集成、核心部件制造等环节,构建覆盖火箭、卫星、地面终端、应用服务的商业航天产业生态。

落地中关村科学城的民营航天企业银河航天披露,今年初其发射了国内首颗通信能力超过16Gbps的低轨宽带通信卫星——银河航天首发星,其信号已全面覆盖京津冀。

“最近在曹妃甸的测试实现了在暴雨中的6分多钟视频通信,验证了卫星互联网在雨雪恶劣天气仍可通信。”银河航天相关负责人介绍,很难想象数据信号刚在600多公里的天地间跑过了超长距离的“马拉松”。

银河航天创始人、CEO徐鸣17日向记者进一步介绍,银河航天刚完成了最新一轮融资,投资后估值近80亿元人民币,成为我国商业航天及卫星互联网领域第一只独角兽企业。

据透露,本轮融资由南通开发区智能制造产业投资基金领投,混沌投资、经纬中国、中金资本旗下中金基础设施基金等跟投,老股东顺为资本、五源资本(原晨兴资本)、君联资本、源码资本等持续跟投。

徐鸣表示,目前银河航天自主研发的后续宽带通信卫星已进入总装阶段。“自第二次发射起,我们就将进入一箭多星的阶段。”他说。

据徐鸣披露,接下来银河航天将在南通重点打造新一代卫星智能制造超级工厂,向年产300至500颗卫星迈进,该工厂建成后将是我国商业航天领域首条对标“星链计划”——具备低成本、批量化制造新一代低轨宽带通信卫星的智能生产线,有望把中国新一代卫星批产能力和美国的差距缩短到两年内。

对于航天与卫星产业来说,除了通信卫星信号还有什么用?四维图新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眼下其推出了为智慧城市信息化建设量身打造的数字化基座——MineEarth。其采用自主研发的二维三维一体引擎支持空天地一体化,能真实还原现实世界,用于360度街景、精细化道路、倾斜摄影、地下管网等诸多领域,全方位助力智慧出行和交通治理。

与此同时,孵化于四维图新的六分科技基于北斗卫星导航定位系统,已开始为海量用户提供全天候的实时厘米级高精度定位服务。

传统运营商也开始发力卫星互联网领域。此前中国联通刚与银河航天在京签署“空天地一体化战略”,北京市民未来有望通过二者合作率先体验到这一卫星互联网。

对此中国联通网络技术研究院院长张涌明确表示,5G空天地一体化网络将成为未来我国通信网络的重要发展趋势,地面通信系统与卫星互联网已开始互补合作。

航天产业频获资本青睐

在北京,“南箭北星”的空间布局已初见雏形。中关村科学城作为北京空天产业重要集群之一,自主创新成果不断涌现。近日,包括北斗星通自主研发的最新一代高精度定位芯片、航天恒星基于北斗三号的卫星天基测控收发信机产品、航天宏图“北斗+遥感全球应用服务平台”等纷纷面市,引发了空天信息产业加速发展的新热潮。

如今,中关村科学城北区已集聚了航天五院等科研机构和航天恒星等导航和位置服务企业,以及银河航天等商业航天创业企业。

“未来中关村科学城将建成‘星谷’项目,最终形成千亿级的空天产业集群。”海淀区副区长林剑华称。

事实上,从火箭制造与发射,到卫星及其通信系统制造,再到地面测控系统,乃至最终卫星互联网的运营和服务,一条相对完整的产业链已在北京逐渐成型,“南箭北星”正在加速卡位卫星互联网产业。

去年亦庄企业星际荣耀的双曲线一号运载火箭已在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这让中国民营运载火箭实现了“零的突破”。如今在亦庄的“火箭街”上,各家民营航天公司已执行了10多次发射试验任务。

资本的青睐,既让卫星互联网等“飞天”产业按下了“加速键”,又印证了其充满期待的产业未来。除了银河航天,近期亦庄企业星际荣耀和蓝箭航天也分别完成约12亿元的C+轮融资,中关村企业六分科技则完成了1.2亿元的融资。

充裕的资金正为北京航天产业注入澎拜动力,让其加速攀向新高度。

中外拼太空资源硬实力

航天是我国开放较晚的一个工业体系,但也是前景无限广阔的一项朝阳产业。不过在国际上,中国商业航天的竞争者也不少。

就在今年10月,马斯克的SpaceX公司成功发射了第13批的60颗星链卫星,随后其星链项目公布了收费标准,显示其即将步入试商用阶段。据透露,其网络速度预计为50Mbps到150Mbps,终端费用499美元(超过3200元人民币),每月99美元使用费(折合650多元人民币)。

太空浩瀚无垠,但卫星的固定位置却相对有限,一场关于太空资源的产业追逐战也悄然展开。赛迪顾问发布的《“新基建”之中国卫星互联网产业发展研究白皮书》显示,预计2029年时地球近地轨道将部署约5.7万颗低轨卫星,届时低轨道轨位可用空间将所剩无几。为了满足通信卫星的正常运行,各国均加快了卫星相关产业的发展步伐。

要抢占卫星互联网产业的先机,无疑应当标准先行。中国航空综合技术研究所相关工作人员周女士告诉记者,卫星互联网产业在商用之前,务必应尽早确定网络上下行速率、带宽、接口与接收设备规格等一系列标准化问题。

不过她也表示,卫星互联网产业虽然前景广阔,但也面临着投资巨大、成本回收周期长等问题。“对于民营航天产业有关部门应通过设立产业基金等方式加大扶持力度。”她说。

卫星互联网正在成长为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之一。摩根士丹利报告指出,建造能够提供低成本高速互联网的卫星星座正在推动全球太空经济增长。预计到2040年,全球太空经济的价值将达到1万亿美元,其中卫星互联网预计将占市场增长的50%至70%。

责任编辑:李继业(QF0004)